"最近许恒忠常常到我家里来,他......" 最近许恒忠从上头传来讯息

时间:2019-09-26 18:58来源:红杞蒸鸡网 作者:孤岛天堂

  忽然有一天,最近许恒忠从上头传来讯息,最近许恒忠说是毛主席在一次讲话中提到,《金瓶梅》虽有许多淫秽之处,但是从中可以看到16世纪城市居民日常生活的广阔图景,看到官场,看到生意人。主席觉得该书可以作为内部读物来重印。此书不但可以供专家教授看,也可以让一些高干包括军队干部看,开开眼界。关于此事,曾经在人文社担任过副社长的许觉民同志告诉我三条:“①传达毛主席要印《金瓶梅》的指示,是王任叔在中宣部听的。王当时是社长,由他接受任务并部署影印工作。

崇祯本刊印前,常常到我也经过一段传抄时间。谢肇淛就提到二十卷抄本问题。他在《金瓶梅跋》中说:常常到我“书凡数百万言,为卷二十,始末不过数年事耳。”这篇跋,一般认为写于万历四十四年至四十六年(一六一六──一六一八)。这时谢肇淛看到的是不全的抄本,于袁宏道得其十三,于丘诸城得其十五。看到不全抄本,又云“为卷二十”,说明谢已见到回次目录。二十卷本目录是分卷次排列的。这种抄本是崇祯本的前身。设计刊刻十卷词话本与筹划改写二十卷本,大约是同步进行的。可能在刊印词话本之时即进行改写,在词话本刊印之后,以刊印的词话本为底本完成改写本定稿工作,于崇祯初年刊印《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绣像评改本的改写比我们原来想象的时间要早些。但是,崇祯本稿本也不会早过十卷本的定型本。蒲安迪教授认为,崇祯本的成书时间应“提前到小说最早流传的朦胧岁月中,也许甚至追溯到小说的写作年代”(《论崇祯本金瓶梅的评注》),显然是不妥当的。从崇祯本的种种特征来看,它不可能与其母本词话本同时,更不可能早于母本而出生。崇祯本评语是古代小说批评的一宗珍贵遗产。评点者在长篇小说由英雄传奇向世情小说蜕变的转折时期,来,他冲破传统观念,来,他在李贽、袁宏道的“童心”、“性灵”、“真趣”、“自然”的审美新意识启示下,对《金瓶梅》艺术成就进行了开拓性的评析。评点者开始注重写实,注重人物性格心理的品鉴,在冯梦龙、金圣叹、李渔、张竹坡、脂砚斋之前,达到了古代小说批评的新高度。其主要价值有如下几点:

  

崇祯本与万历词话本相同又相异,最近许恒忠相异而又相关。兹就崇祯本与万历词话本明显的相异之处,考查一下二者之间的关系。崇祯诸本多有眉批和夹批。各本眉批刻印行款不同。北大本、常常到我上图甲本以四字一行居多,常常到我也有少量二字一行的。天图本、上图乙本以二字一行居多,偶有四字一行和三字一行的。内阁本眉批三字一行。首图本有夹批无眉批。除了这些主要情节之外,来,他书中也有次要的有关因果的插曲,来,他也是以金钱为象徵。例如,第五回中西门庆之魂在地狱中过河时,为常时节所救。叙述者解释道,因为西门庆生前曾赠与常时节五十两银子跟一具棺木,所以常时节才会在此时出现,施以援手(44)。第十二回,刘姓的乡塾教师自愿倾力帮助穷愁潦倒的月娘,只因为他还欠着西门家一点子钱。而此义举最後自然也得到回报。第十六回,沈花子的父亲沈三由於长期放高利贷,伤了阴德,沦为乞丐——贫穷正是他滥用钱财的精确报应。还有一个例子则跟着名的历史人物蔡京有关。第十七回详述他如何奢侈挥霍,浪费钱财及粮食。在他被处决之後,老天限定他的母亲连一口和尚施舍的饭都吃不到——虽然这些饭都是和尚多年来从蔡家丢弃的饭菜中所拾取晒乾的。丁耀亢对此也有一套理论。他认为每一个人,上自帝王,下至百姓,生来都有命定的福禄。如果一个人过分浪费,就不免「超支」,而灾难也就随之而降了(118)。

  

春梅和金莲与经济偷情,最近许恒忠後来受了周守备专房之宠,最近许恒忠生了儿子作了夫人,只为一点淫心,又认经济作了兄弟,纵欲而亡。两人公案甚明,争奈後人不看这後半截,反把前半乐事垂涎不尽。词乃寄予作者南陵笑笑天居清雅竹屋之情怀,常常到我话乃是现实不拘情怀的某种渲泄吧。两者结合便得了这厚厚六本:金瓶梅词话。聚优雅粗俗于一体。

  

来,他词中唱到:

此《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电子版抄本,最近许恒忠乃是以汝梅、最近许恒忠齐烟会校之齐鲁书社版为范打字输入,此书为“崇祯绣像本”系统的全本,没有任何删节。原本为繁体,现输入时改为简体以利流行,原书中还有不少精采的夹批眉批,因格式所限,暂不录入。该书为尽量保持原刻本原貌,对原刻本中的绝大多数误刻、错字、借字、异体字都未作更改,但在这电子版抄本中,输入者在抄录时都酌情予以更正和规范,这也包括因避讳崇祯皇帝名而替代“由”、“检”二字的借代字。凡国标码表中所缺汉字,以“[]”注明。可叹于今假道学家依然泛滥猖獗,连“[毛几][毛八]”(读作jībā)、“[毛必]”(读作bī)等字尽在“精神污染”之列而清除于字典与基本汉字编码之外,以为淫秽而极力使国人不谈及,更有甚者,当权者无不以“扫黄”为名,惨无人道地剥夺中国百姓正常欣赏色情与性事的基本人权。真让人不得不猜测,此等假道学家们对如此等所谓“淫秽字眼”的深恶痛绝、讳莫如深,只能说明他们原本是从屁眼儿里给搞出来的吧!现下的金瓶版本,常常到我多是洁本,常常到我想是为了“孩子还小”起见,否则也就是太看不起大众读者。然而用禅宗的眼光看来,那心中有洁污之分者,还是被所谓的污秽所束缚的。其实一部金瓶,不过饮食男女,人类从古到今,日夜所从事着的。这又有什么污秽可言呢。

相比起来,来,他现代女人就幸福多了,有更大的选择空间,不满意的可以离婚,能够更轻松地离开这个不幸福的婚姻。相比之下,最近许恒忠“五大说”与“王寀说”究竟哪个可以相信,最近许恒忠不言而喻。怪不得文学博士田崇雪在评论《金瓶梅与徐州》时说:“这是惊人的发现,因为它解决了很多‘金学家’们皓首穷经也没有解决的问题。认认真真读完该着的读者将会断言:这一发现,在众声喧哗的金学界必将起到‘一锤定音’之效。”

相反,常常到我在“坏人”典型西门庆、常常到我潘金莲等人身上却还有些让人称道的地方。潘金莲聪明漂亮、能诗善歌,作为封建年代的小脚女人却对生活和性敢大胆追求,所以几百年来为她翻案的文人无数。大款西门庆善于交往,上面巴结宰相太监,下面结义社会混混,对当地的或过往的官宦举子更是尽心应酬,经常是大把银子出手。西门庆时常为亲戚朋友的升官和生活出钱出力帮忙,有一回的题目就叫“西门庆周济常时节”(常是西门庆的一个穷结义哥们),虽然西门庆给穷哥们钱时远没有送钱官宦举子们时的痛快劲,但这一回的题目却也暗示西门庆周济人是常时节的。象应伯爵在西门庆死后要穷哥们凑点钱给西门庆买祭品时说的那样,大家都“吃过他的、用过他的、使过他的、嚼过他的”。另外,对李瓶儿病亡,西门庆有切实的哀痛。相信21世纪的《金瓶梅》研究,来,他一定能撩开“兰陵笑笑生”的神秘面纱。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