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畅快极了。我觉得我和她的距离在缩短。我定定地看着她美丽的侧影,心里想着二十多年前灌木丛里发生的事情。孙悦,要是周围没有别的人,我就会把你曾经给予我的加倍还给你...... 我觉得新的归来的冯小刚

时间:2019-09-26 22:44来源:红杞蒸鸡网 作者:国际风格

  我觉得新的归来的冯小刚,心里畅快极,心里想是不是还将飞去?或者还将继续归来?或者越走越远?我不能够断言。因为我觉得我很喜欢一句话说在今天的世界上只有傻瓜才做预言。因为变化的因素太多了,心里畅快极,心里想因为不可测的因素太多了。所以我没有任何把握,我并不是认为自己不是傻瓜,而是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把握,没有任何资格去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不能够做预言。但是我只是想冯小刚从《大腕》到《手机》,现在到《天下无贼》,那么冯小刚所扮演的角色已经开始发生变化。曾经我说他是这样的一个大众文化的示范者,是这样的一个楷模,而且他确实给这种普通民众小人物和种种在这个现代生活的变化当中,可能获得成功,但同时遭到挫败,而且承受了压力的小人物,以那样的一个半小时的快乐,可能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还颇有一段时间的回味,想起来会心地一笑,或者朋友们之间来对一对暗号,对一对台词,然后大家同时会心一笑这样的一点的快乐,到他现在开始逐渐地成为了一个新的商业电影的这种规范的示范者,他在重新地尝试或者展示说一个成功的商业电影当中可能包含的元素。而这些元素它不在于我们大家都知道,一般的商业电影同时都包含着那些元素,比如说风光加爱情,比如说打斗,然后比如高科技,比如说奇观这些都是尽人皆知的。但重要的是如何我们在一个作品当中组合它,把哪些因素和哪些因素成功地组合起来。所以,就大众文化和商业电影而言,套路是有限的,元素是有限的,但是组合是无穷的。你可以在不断的组合排列当中生出新的故事。用我喜欢的一个说法,就是已经没有新的故事,但是永远有新鲜的嘴唇,新鲜的嘴唇讲出来的老故事成了新故事,使我们听出了几分新意。

由于张达民的无赖和唐季珊的不忠,了我觉得我阮玲玉再次失去了感情的寄托。此时阮玲玉惟有把心中的悲哀和痛苦融化在所扮演的角色当中。这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了我觉得我阮玲玉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再次闯入了她的生活,他是阮玲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惟一可抓的稻草,但最后阮玲玉还是放弃了,为此阮玲玉付出了血的代价。由长空开始想出刺秦皇这个事情,和她的距离还给你因为秦皇欺压整个灭六国,和她的距离还给你要灭掉六国,所以要刺秦皇,这个里边其实非常复杂。第一个方面你就可以看到,这个讨论到最后它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大家如果看这个结论就是一个秦皇不可杀。最后其实这个无名跟秦皇也近在咫尺了,无名可以杀掉秦皇,但是无名没有去杀秦皇。秦皇为什么不可杀?这个电影有一个非常让人震撼的价值观,跟我们以前现代历史里边理解的秦始皇故事不一样的。就是说为了和平秦皇不可杀,这个世界要有秩序,秦皇不可杀。哎呀,你看到这个地方你会觉得很不习惯,因为我们年轻时候受的教育,或者我们受的影响,很大的一个意思就是很大的一个基础就是说,秦始皇是一个暴君,非常厉害的人。那么杀秦皇其实是一个弱者反抗强者的过程,但是,我觉得《英雄》让人震惊地颠覆了我们这个观念,告诉我们的是秦皇不可杀。为什么?它有另外一个观念叫做秩序、和平。和平导致秦皇不可杀。所以这个电影的宗旨,让大家可能是非常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个?这是一个问题。

  心里畅快极了。我觉得我和她的距离在缩短。我定定地看着她美丽的侧影,心里想着二十多年前灌木丛里发生的事情。孙悦,要是周围没有别的人,我就会把你曾经给予我的加倍还给你......

有两个现象是特别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就是说《英雄》这个电影,在缩短我定它讲的这个秦始皇故事,在缩短我定其实跟我们在整个中国历史里边熟悉的秦始皇的故事是完全不一样的。大家如果注意到《英雄》这个故事它里边创造了很多那些人物,用非常着名的大明星演的人物,比如说这些人物的名字全部在中国的历史里边找不到痕迹的。比如长空、残剑、飞雪、无名这都是很怪的人。这些人都是用我们最大的明星演的,张曼玉、梁朝伟,都是用我们最大的明星演的,甄子丹都是用大明星演的。但是这些大明星演的这些人物,你可以发现在历史里边没有。历史里边我们熟悉有很多跟秦始皇有关的刺客,可能大家是知道的。比如说最有名的荆轲,荆轲刺秦这个大家都知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是非常悲壮的故事,荆轲的故事。那么还有一个就是高渐离的故事,一个盲人的音乐家,但是他奋力地去刺杀秦皇。有一部电影叫《阮玲玉》是张曼玉演的。当时就有人问张曼玉:定地看着她你在演阮玲玉的时候,定地看着她你一定是研究过阮玲玉的,你觉得阮玲玉这个人的特征是什么?张曼玉说:我觉得阮玲玉的骨子里有一种讲不出来的妖媚。于是张家的这位少爷,阮玲玉生命当中的第一个男人就开始对阮玲玉发起了进攻。因为是保姆嘛,因为是保姆的女儿,生活一定是拮据的,于是这位少爷就经常拿自己的钱去接济她们两个人。慢慢地,张达民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阮玲玉了,于是就说:我们结婚好吗?当时阮玲玉是没有思想准备的,但是当时阮玲玉的妈妈,阮玲玉那个时候,上海人叫妈妈,叫姆妈,阮玲玉的姆妈就觉得很好,因为一个佣人的女儿能够嫁一个东家的少爷,这可能是当时许多女性的一个追求了,那就是嫁一个好男人,过一份居家的日子,做一个太太。所以阮玲玉的姆妈是非常同意这一门婚事的。于是我们可以看到,美丽的侧影一个16岁的女孩子和一个十八、美丽的侧影九岁的男孩子,两个人是没有工作的,就是靠着家里那点月份钱吃吃喝喝搓麻将,然后跳舞,张达民喜欢跳舞,张达民的舞技是由他父亲教的,于是张达民也把阮玲玉带到舞场去跳舞,于是阮玲玉的舞也是跳得非常好,而阮玲玉喜欢跳舞的这个爱好,日后也是为她的悲剧埋了一个伏笔。

  心里畅快极了。我觉得我和她的距离在缩短。我定定地看着她美丽的侧影,心里想着二十多年前灌木丛里发生的事情。孙悦,要是周围没有别的人,我就会把你曾经给予我的加倍还给你......

于是中国电影加速了自己的产业化改造。于是中国电影就开始改变我们的电影产业政策,二十多年前这个产业政策,二十多年前最重要最重要的一个改变,就是我们开放了中国电影业。也许在座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电影专家,大概不太知道,中国电影长期以来,只允许为数很少的十几家国有电影制片厂拍摄电影,长期以来。而且国有电影制片厂,即便拍摄电影,也不是可以随便拍多少就可以拍多少,它是有配额制的。就是说每年比如说给北京电影制片厂你可以拍五部电影,你就只能拍五部,就跟我们所有的计划经济时代一样,它是按计划生产的,就是所有的电影制片厂都是有指标的,你不能突破这个指标,那么这种状况极大地限制了电影生产力。一方面是说你的投资来源非常少,国家又没有那么多的钱,去投资拍电影。另一方面是说你的管理,它必须按指标去行动。但是到了2000年以后,我们的电影改革逐渐开放,首先是改革电影制作环节。我们开始把指标逐渐地取消,虽然我们中国实行电影拍摄许可证制度,就是你拍电影必须要申请许可证,要有国家广电总局发给你一个许可证,但是这个时候的许可证已经没有指标限制了,你只要有符合国家的条件,那么你就可以去申请拍摄电影。以至到了后来可以有单片电影许可证,就是说你这个机构就申请拍这一部电影,只要我审查你符合我们相关的条件,那么你就可以拍摄。那么首先是开放了制作环节。运动是电影美学核心,灌木丛里如果电影还有一个美学的话,灌木丛里它的美学可以归结为两个字:运动。因为电影的运动一是表现对象行为动作、速度、状态、节奏,另一方面体现人观看对象的方式。走近、走远、走高、走低,而运动的方式,带来的一些速度和节奏,能够加强或者是减弱对象本身具有的含义强度。特别是运动能够改变对象的运动形态。比如说我们正常的电影是24格一秒钟,电视是25帧一秒钟,如果我们用高于24格来拍摄,还用24格来放,这个标准不变,那么速度就减缓了。

  心里畅快极了。我觉得我和她的距离在缩短。我定定地看着她美丽的侧影,心里想着二十多年前灌木丛里发生的事情。孙悦,要是周围没有别的人,我就会把你曾经给予我的加倍还给你......

在《红高粱》里面虽然不是他所叛逆的对象杀死的,生的事情孙而是因为日本鬼子,生的事情孙而使我爷爷我奶奶的这段爱情宣告结束,而在《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大家可能最有震撼力的是《菊豆》。《菊豆》里面最后这个菊豆跟天青之间的爱情,它是乱伦的,他们是不正常的一个爱情关系,但是他们为了争取自己的自由,而强行地结合到了一起,虽然他们表面上很幸福,他们甚至生了一个孩子,但是最后葬送他们的恰恰是他们自己的孩子。

在精致画面的陪衬下,悦,要是周予我的加倍故事显得苍白无力,悦,要是周予我的加倍语言上的机智也几乎消失的无影无踪。人们不禁惊呼,冯小刚到哪里去了?真的是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么?中国贺岁片之王的冯小刚何时归来?北京大学戴锦华教授做客《百家讲坛》,与我们一起探寻失去的冯小刚。但是大家如果发现的话,围没有别其实它还是在《英雄》的圈子里边去做这个事情。你可以发现无论是刘捕头还是金捕头,围没有别他们的反叛、反抗,其实都有一定的限度。他们的反抗反叛都有一定的限度。虽然说他们两个人都叛离了自己原来的归属,但是你可以发现原来那个归属仍然牢牢地束缚着他。你看刘捕头虽然是非常失望,对飞刀门非常失望,因为飞刀门摧毁了他的爱情,不许他恋上这个小妹。但是金捕头对大唐也非常失望,但是这种失望发展出来以后最后的结果并不是他们去反抗这两个秩序,而他们两个人互相为了一个爱情而互相争斗。你看他们并没有去反抗这两个秩序,并没有说去颠覆飞刀门或者大唐,而他们两个人互相在争斗。这个场景我觉得给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象征的意义,两个人的感情达到了最高的强度,最后他们俩发现谁也不可能得到她,得到小妹,这个小妹她虽然没有死,但是爱情是不可能的了,爱情已经不可能了。为什么不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的这种纠缠已经太深了。这个时候其实打斗是一个走向死亡的一个方式,其实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但是到了现在你可以发现张艺谋还有一面,人,我就它不是冷兵器的,人,我就就是秦皇的战争机器,这个部队,那个声音,“风、风、大风”谭盾写的那个,那真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那个力量,那个东西就跟冷兵器的那种英雄就不一样了。但是你可以发现它的这个《英雄》里边最残酷的地方,或者最让人觉得无奈的地方,就是冷兵器的英雄他没有办法打败战争机器,这是一个很让人觉得悲哀的事情。你发现这些刺客们在这儿四处游荡,虽然他们打得非常的灿烂,非常的美,那个美已经达到了一种美得我觉得极致了,但是他挡不住的是秦皇的战争机器。你看看那个赵国在那儿写那个剑,写字要留下生命的痕迹,但是你发现它无能为力,这个战争机器来了的时候,它穿透的力量是很巨大的。所以大家把它叫做一种暴力的美学,就是它有一种很强的暴力性的美学,这个暴力的美学好像是非常非常有力的,秦始皇的战争机器不可阻挡,是一层暴力。那么这个武打的灿烂的唯美的这种武打,又是一层暴力。所谓的暴力美学就是这两种暴力的一个充分的展现,用一种非常华美的,灿烂的画面来展现了这么一个景观。所以我觉得这个电影两个地方让我们觉得好像不可理解,可能觉得非常困惑,为什么张艺谋会写这东西?为什么会有这东西?什么意思?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把你曾经我觉得女性主义者,把你曾经第二个问题,女性主义者们,提出的意见是非常有道理的。为什么这个电视剧只说女的错,男的没有错?女性主义者们说由于她们有一种说法,学术上有一种说法叫厌女症,就是女人是祸水。这是人类传统的习惯里边非常荒唐的,但是它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一套传统的价值。但是这个电视剧所反映的情况呢,跟这种说法,并不是一样的,它恰恰反映的是另外一个情况。什么情况呢?就是这个女人的猜疑,我觉得在这个电视剧里其实是非常非常有道理的。就是一个社会给这个男性提供了很多出轨的机会,因为这个社会越来越自由了,大家对家庭没有什么太大的约束了,这个男人在外边在社会上有了成绩,那么就会有这种非常大的危险,就是被别的女人把他勾引走,这个女的产生焦虑其实有相当大的现实的理由。我觉得这个电视剧里最深刻的地方,恰恰是它把这个现实的理由写得非常地有力量。为什么男的和女的都能接受这个电视剧?我觉得女的怎么能接受这个电视剧,女的能接受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点,其实这个林小枫蒋雯丽演的林小枫的那种歇斯底里,那种焦虑她是非常非常有理由的。所以这个电视剧它真的打开了家庭深部的东西,让你看到。

但是你可以发现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就有一种反抗的心态,心里畅快极,心里想就是说弱者去袭击强者,心里畅快极,心里想弱者去打击强者,是非常正确的。在我们的伦理里边是一个对的事情。所以我们对荆轲刺秦,对高渐离刺秦有那么多的同情。但是现在你可以发现中国也开始变成了这个世界秩序里边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现在这个全球的秩序里边中国也参与到里边去了,中国也深入地参与到世界的进程里边,中国也变得全球化了。你比如说通过资本,人口的流动,资本的流动,货物的流动,技术的流动,信息的流动,你可以发现这个是全球化的力量。这个力量的好坏,我们不谈,它因为有好的方面,也有坏的方面。但是张艺谋的企图心就是用他这样一个《英雄》这样一个电影,来把这个世界有一个反映。那么他的我觉得价值观上有了一个深刻的改变,就是提出了一个强者的价值观。所以他通过秦皇不可杀,提出了一个强者的价值观,不是一个弱者去反抗强者的价值观,而是一个强者的价值观。这个也是一个完全新的对世界的看法,对我们自己的看法。所以呢可能我们大家所受的教育,或者我们的文化里边原来的那个东西使得我们对这个东西不太能够接受,不太能够习惯。但是阮玲玉当时还是想和唐季珊在一起的,了我觉得我所以她也就答应下来,了我觉得我就在报纸上发了一个公告说:自己和唐季珊同居,经济是自立的,来证明唐季珊的清白。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