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在初春微雨时节插秧

时间:2019-09-26 21:54来源:红杞蒸鸡网 作者:油烟机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  《飞天》作者刘克(2)

〓———《微雨插秧》读着这两首诗,放声地大哭我们连男男女女战友们,在初春微雨时节插秧,争试腰身,笑语喧哗的情景,历历入画。〓———《早出工》大地为床好托身,一场风吹香稻醉人心。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1997年6月27日完稿放声地大哭〓1998年3月14日修改〓菜子的花儿黄似金清水儿把地浇了〓尕妹的心儿三九的冰煤炭火烤不消了!一场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1. 关于人类的主观,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即主观能动作用,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这个问题是完全值得探索、讨论的。马克思的革命哲学毫无疑问十分重视人类的主观、特别是掌握了马克思革命哲学即先进世界观的人们所起的能动的、革命的作用。这一点,马克思在1845年春天写成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说得最明显不过了。“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事物、现象、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观方面去理解。所以,结果竟是这样,和唯物主义相反,唯心主义却发展了能动的方面……”马克思又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以上引文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毛泽东也非常重视人的主观能动作用,他称这种区别于旧唯物主义的重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实践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为“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参看《新民主主义论》第3节)。什么是革命的能动的反映论?就是说反映了对世界正确认识的人们的主观实践,能够能动地有力地推动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中国革命的胜利,不就是在与中国的现实、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正确指导之下,千百万人最大限度地发挥主观能动性所取得的吗?所以毛泽东说:“我们的结论是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反对一切离开具体历史的‘左’的或右的错误思想。”(见《实践论》)毛泽东还说:“我们承认总的历史发展中是物质的东西决定精神的东西,是社会的存在决定社会的意识,但是同时又承认而且必须承认精神的东西———人的主观意识在一定条件下起的主要作用。”他说:“当着如同列宁所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的时候,革命理论的创立和提倡就起了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见《矛盾论》)所以当人们说,“精神的东西在一定条件下起主要的决定的作用”你可不要轻率地、简单地断定他是“主观唯心论”。1. 闽西作家协会主席张惟。他是1949年参军的老战士,放声地大哭后来回到故乡龙岩致力于中央苏区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写作。我曾很有兴味地读他《中国,放声地大哭走出古田山坳》、《觅踪访史录》等书。1995年他交给我新书稿《中央苏区演义》,当年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书。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1. 张、一场姚露脸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10. 全面内战何日了?1957年9月16日,放声地大哭周扬在首都剧场作文艺界反右派斗争的总结报告,放声地大哭这个报告后经毛主席审阅、修改定稿,题为《文艺战线上的一场大辩论》,于1958年2月在《人民日报》面世,《文艺报》转载。很快出了单行本,全国发行。当时听这报告,我印象最深的是周扬除了点名冯雪峰、丁玲是“反革命分子”胡风的后台和同盟军,还批评冯雪峰、丁玲、徐懋庸等人是参加民主革命斗争的个人主义者,因为坚持个人主义,就如同列宁论述过的,他们是革命的暂时同路人;社会主义就是要革个人主义的命,因此他们难过社会主义这一关,堕落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周扬讲得慷慨激昂,振振有词。但是今天回过头再看,不用我多饶舌,周扬的这些论点难以站住脚了。有什么事实证明相信民主主义,尊重个人的价值和赞成人的个性全面发展的人,就必定是个人主义者而不是集体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呢?难道社会主义就意味着不尊重人本来应该享有的尊严和权利,而必须一部分人实行专制,剥夺另一部分人的尊严、权利,去接受别人的奴役吗?难道民主主义、尊重个人和人必定具有的个性差别,人本主义和人道主义,这些好的词,都是邪恶,都要送给资产阶级独享,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者,就不需要尊重人和人的价值、人的个性全面发展,人本主义和人道主义吗?其实这真正是使社会主义走向了一条没有民主、人道主义,肆意践踏人的尊严、权利和个性的邪路。反右扩大化和“文化大革命”是人们记忆犹新的典型例子。因之周扬最后有所反思,回到了接受民主主义和人道主义这道基础性的命题。某些仍坚持扭曲社会主义伟大理想,使之异化的人,历史证明,他们不过是小丘;而承受了风雨吹打的雪峰,是真正耸入云霄的高山。

1957年春,一场在有许多着名作家参加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一场秦兆阳说,我响应号召,贯彻双百方针写了篇文章,没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一下子变成了政治方面的论争,我很害怕。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定义作为一个学术问题,难道不可以讨论吗?我希望周扬同志能将我的想法反映给毛主席,听听他老人家的意见。周扬连忙说:秦兆阳你不要紧张嘛!不久,周扬告诉秦兆阳,我已按你说的给毛主席汇报了,毛主席会见几位作家时说:秦兆阳不要紧张,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可以讨论的。毛主席不是凭空说的,他有自己的想法。例如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当时讲的是新现实主义或无产阶级的现实主义,没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只是全国解放后为了跟苏联保持“一致”,才改用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个提法。1957年对于浙江文艺界,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可以说是个大灾之年。

1957年那场运动,放声地大哭白桦像当年相当一些有才华的青年作家那样,放声地大哭难逃厄运,被戴上一顶“右派”帽子。是在鸣放初期,他去昆明鼓励鸣放,结果云南方面坚持要将他划右的。从此他沉寂了二十多年。1957年是不平静的一年。在风云急骤变幻之中,一场在狂风暴雨之中,一场更可以看出这位正直的共产党人,善良的长者———一颗老树,是怎样让自己承受着风雨的袭击,而在那里苦心孤诣,劳心劳力地保护着文学的幼树和嫩苗的,尽管这有时是不可能的,非他力所能及。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