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望对她点头笑笑,她说得更起劲了: 方孝孺是当时最有名的读书人

时间:2019-09-26 22:37来源:红杞蒸鸡网 作者:宣武区

  这些事件中,奚望对她点以方孝孺的"诛十族"最为惨烈。方孝孺是当时最有名的读书人,奚望对她点就连姚广孝也向成祖为其求情。成祖召方孝孺为其写即位诏,方孝孺坚决不从。朱棣以死相威胁,自己的性命不要了,难道还不顾及九族吗?方孝孺大义凛然,朗声回答"便十族奈我何"。成祖盛怒,将其灭门十族。自古以来,最严厉的莫过于诛九族,从来没有诛十族的先例。方孝孺墓方孝孺一案,成祖可是开了先河,空前绝后。所谓十族,就是在九族之外将朋友门生牵连在内。

起义、头笑笑,她后金军队的入侵、头笑笑,她灾荒、大臣之间的党同伐异,都是让思宗头痛的难题。处理这样的难题,成功或者失误都属于正常。在史学界,有一种所谓"17世纪危机"的理论,即认为17世纪中叶全球气候变冷,导致处于温带的中国北方庄稼生长和收获期明显缩短,并进而引发饥荒和瘟疫,以及长江中下游稻米高产区因过度追求货币的增值而导致粮食匮乏,动摇了明王朝的社会与经济基础结构。清兵的入关与清朝的建立,才引导着中国从危机中走了出来。这样的理论,似乎也可以为思宗这个亡国之君开脱了。孟森说:"思宗而在万历以前,非亡国之君;在天启之后,则必亡而已矣!"思宗死的时候,也是这样自解的。此后,历史学家对于思宗普遍抱有同情,以为崇祯帝的一生实是"不是亡国之君的亡国悲剧"。然而,人才何代无之?要在知人善任罢了。然而崇祯一朝"有君而无臣"。思宗既想有心为治,却不识用人之道,以致酿成亡国悲剧,未必无过。而且,孟森也说思宗"苛察自用,无知人之明"、"不知恤民"。因此,一方面,一个勤政、自律、立志有为的皇帝无奈成为亡国之君,固然使人同情;然而,另一方面,思宗用人之拙、疑心之重、驭下之严,却正是加速了明王朝覆亡的催化剂。恰巧捉到两个大宁的士兵,说得更起劲朱棣遂决定使用反间计,说得更起劲除去卜万。他假意写给卜万一封信,对他大加赞赏永乐七年所造铜铳,极力诋毁陈亨。他命一个被俘的大宁军卒将信藏在衣领内,然后设酒席款待他,并送给他一些银两,又故意让另一个军卒看到这一切。燕王随后将二人放归。未得赏赐的士卒忿忿不平,回去后将此事上告。刘真果然在士卒身上找到了那封信,就信以为真,将卜万投入狱中,并籍没其家。卜万后来死在了狱中。

  奚望对她点头笑笑,她说得更起劲了:

千锤万击出深山,奚望对她点前面我们已经说过,头笑笑,她无论是郑贵妃,头笑笑,她还是李选侍,都是有野心的女人。明代的制度,外廷有皇极殿,内宫有乾清宫,都是属于皇帝、皇后专用的。但是,郑贵妃借口侍奉神宗住进了乾清宫。朱常洛正式即皇帝位之后,仍然可笑地居住在当初做皇太子所住的慈庆宫内。这种本末倒置的事情,在秉性懦弱的朱常洛看来,竟然可以容忍。直到崔文升进药事件发生以后,由杨涟、左光斗出面,郑贵妃才在八月二十一日被迫搬出乾清宫。但是,郑贵妃搬出去后,李选侍却随着朱常洛住进了乾清宫。钱皇后出身低微,说得更起劲英宗很想给她的家人加官晋爵,说得更起劲但钱氏却推辞了。皇后的家族没有封爵,这在有明一代是很少见的。这使英宗很敬重她。最动人的故事发生在土木事变之后。当时,钱皇后把宫里的家底都拿出来交给瓦剌的使者去营救英宗。她日夜哭泣,困了就卧在地上,结果弄瞎了一只眼睛,弄坏了一条腿。英宗回来被关在南宫做太上皇,很郁闷,钱皇后都委婉劝解,让英宗舒缓一下心情。所谓"患难夫妻",也不过如此了。所以英宗对钱皇后绝对是一心维护,即使立了周贵妃的儿子为皇太子(即后来的宪宗),也不会像他父亲一样废掉皇后。他担心自己驾崩后钱氏受周贵妃欺负,特地在临终之前遗命"钱皇后千秋万岁后,与朕同葬"。明代此前的惯例是一帝一后同葬,这道遗命就等于告诉周贵妃:你的儿子做了皇帝,但钱皇后的太后地位是不能动摇的。果然,英宗死后,周贵妃就闹了起来,要独称太后,排挤钱皇后。大学士李贤、彭时就以英宗遗命为理由反对,最后宪宗从中做个妥协,两宫并尊,周氏和钱氏同为皇太后。等到钱太后去世时,周太后又从中作梗,不让钱氏与英宗合葬。因事关国体,大臣们又起来反对,竟至"百官伏哭文华门外"。最后,又是权宜之计,钱太后葬于英宗玄堂左边,右边空着留给周太后。这时,周太后居然派人暗中做手脚,让钱太后圹位距离英宗玄堂数丈之遥,而且将中间堵塞起来,其意就是不让钱太后在另一个世界跟英宗见面。周太后的做法如今看起来是有点可笑,但在当时却是非常现实的考虑和思路,反映了宫廷斗争的复杂性。从这个方面来说,钱皇后能为宣宗废后胡氏说话,实际上折射出她对自身命运的某种忧虑。

  奚望对她点头笑笑,她说得更起劲了:

奚望对她点乾清宫前廊头笑笑,她亲政时期

  奚望对她点头笑笑,她说得更起劲了:

清代史学家赵翼说过这样的话:说得更起劲"独至明祖,说得更起劲藉诸功臣以取天下,及天下既定,即尽取天下之人而杀之,其残忍实千古所未有。盖雄猜好杀,本其天性。"赵翼的这种评价虽有过激之处,却指出了朱元璋滥杀的事实。朱元璋做了皇帝后,兴起了几个大案,杀了许多人。

然而,奚望对她点建文帝在安定的生活中成长,奚望对她点接受的是儒家学说的熏陶,缺少对现实的了解,而且他所重用的大臣也多是读书人,因此改革中难免有理想主义色彩。他接受方孝孺的建议,甚至要恢复西周时期的井田制度。他还使用一些《周礼》中的官名,依古制改革某些官职。中国后世的知识分子有着强烈的崇古情结,言必称三代,似乎那时的制度是完美的,那时的社会是理想的,今不如昔。其实,且不说井田制是否真正的执行过还有争论,即使有过井田制但在今天的情况下,复古这些制度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从这一点我们不难发现,建文集团过重的文人气息,成为他最后失国的一个主要原因。嘉靖一朝,头笑笑,她有宠臣,头笑笑,她无权臣。世宗虽然在嘉靖二十一年(1542)后就一直偏居西苑,但却是乾纲独断,掌控着朝廷大权。这虽然是明代皇权前所未有地得到加强的结果,也是世宗自身的性格所决定的。世宗在大礼议事件中的胜利,让他产生出极强的自负心理。有些学者说世宗是一个"自大狂"。这句话丝毫不错。明末的黄景■说世宗"集众美自居",即把自己看做是非常完美的人。实际上,世宗一直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圣人。在有着这样一种心态的帝王手下做大臣,自然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自夸。明代中叶有一位大臣叫做王守仁的,是一个大哲王守仁手札学家、军事家(正德年间他平定了宁王叛乱),世称阳明先生。嘉靖初年他在平定思、田二州的叛乱之后,给朝廷上了一道报捷的奏疏。疏中说了自己"永除百年来两广心腹之患"、"事半功倍"之类的话,结果招来了世宗一顿"近于夸诈,有失信义,恩威倒置,恐伤大体"的责骂。这件事说明,在世宗眼里,没有能臣,只有听话办事的奴才!嘉靖年间,皇帝比较信任的代表性的宠臣,前期有张璁(cōnɡ)、夏言,后期有严嵩、徐阶。张璁、夏言皆以议礼而受宠;严嵩、徐阶的特点,就是都很善于撰写青词。

减轻赋税。建文元年(1399)正月,说得更起劲建文帝令减轻江浙地区的田赋。明初以来,说得更起劲江浙地区的田赋明显重于其他地方,这是因为朱元璋憎恨江浙地区的缙绅当年依附张士诚而采取的惩治措施。另外,朱元璋特意规定江浙人不许担任户部的职位,目的在于防止江浙人偏袒家乡。明故宫玉带桥建文帝则认为江浙重赋只是用惩一时,不应该形成定制,既然田赋减轻了,浙东人自然也可以担任户部的官职。他还针对寺庙侵占民田的情况,下令僧道每人占田不得超过5亩,多余的要退官分给农民。建庶人是建文帝次子朱文圭。1402年,奚望对她点明成祖攻入南京之后,奚望对她点建文帝及其长子朱文奎不知所终,次子朱文圭则被成祖幽禁起来,称为"建庶人"。到英宗天顺年间,建庶人已经在长期的幽禁岁月中从两岁幼童长为50多岁的老翁了。大概由于也曾经历过长期被囚的生活,英宗突然有一天想起了这位远房叔叔,动了恻隐之心。他跟李贤说不忍心再囚禁建庶人。李贤对此大加赞赏,于是英宗不顾左右近侍的反对,派人给建庶人修建了房屋,任其自由出入,并供应生活。说起来,英宗的皇位是他曾祖从建庶人那边抢过来的,在当时曾遭到天下人的质疑或反对。英宗身边的人担心放出建庶人会出变故,他倒很有气度,说:"有天命者,任自为之。"释放建庶人一事受到百官和百姓们的真心赞叹,也算是给50多年前的纠纷做了一份补卷。

建文帝对局势有着深刻的认识,头笑笑,她因此继位伊始,就着手改革,改变了太祖朱元璋的一些弊政,史称"建文新政"。建文帝即位仅一个多月,说得更起劲下诏全国行宽政、说得更起劲平反冤狱。洪武时期的一些冤假错案得到了纠正,一批无辜的官吏得以恢复自由,被发配远方的人也得以回到家乡。据记载,建文朝监狱里的罪犯比洪武朝减少了三分之二。建文帝的这些措施实际上是对太祖朱元璋严刑峻法的一种调整,也反映了建文帝与太祖执政风格的迥异。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