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你写了那张大字报?"我问。 于是你写个人挨到了今日

时间:2019-09-26 14:09来源:红杞蒸鸡网 作者:财务会计

  母亲!于是你写

个人挨到了今日,那张大字报也真够难为她了。她得的这病,那张大字报俗语叫"失心疯"。得这病的,受不得刺激。但受刺激,轻则又哭又唱浑说浑闹,重则当场昏倒不省人事。黑女此时的情况,已到了难说轻重的时候。歪鸡回来有待时日,她这面万分急迫,竟似乎是一日等不得一日。写到这里,着者也不能不替黑女焦急。然而,世事的轮转,往往却不都是这样,一切的缘遇,总不以你的急迫不急迫应付,终了还得听其自然。常言道,候它瓜熟,方能蒂落。该等待且得耐心等待。古人提倡的君子风度,极其重要的一条就是从容不迫。因此,在这里咱且提起一段闲话,一面是为了交代一个不曾了却的夙愿,一面是与本书开卷的话题一个照应。却说贺根斗那一日遇见黑女,我问寥寥几语,我问便觉着情况不妙,匆忙回家歇息。这也是他自黄龙山里回来身患的一种怪病。起初有人断言,他是被山圈里专一勾引独行男人的迷人狐给迷住了。他当时神志昏沉,说不清楚。婆娘凤霞便听信村中老人规劝,自作主张悄悄地请了银定法师,让儿子孬蛋跟随,到黄龙山的山圈里发散咒符传单,震慑那迷人狐,好叫那怪物从速释放她男人根斗的魂魄回家。待到后来,贺根斗的病情有所好转,靠他自个儿的回忆,才将当时的真实情况叙说了明白。

  

那天的正午时分,于是你写贺根斗独自在山圈里,于是你写精神本来就有一些慌张,后又受了一只花翅野鸡的惊动,不知不觉失了精魂。其结果是,愈走愈摸不着路径,摸不着路径又愈走。钻着头直走了百十余里,眼见天幕已黑还没摸出山圈,心下便十二分的焦急。山间的道路自行车大多不得自行,一路上连推带架又掮又扛,费去了不少气力。此时的他又疲又饿,个人的模样难免狼狈。但给不相识的人看,不是丐者却像疯子,不是疯子却像丐者,形容也的确可怜。正在无奈之时,只听得坡下有人声响动,探头一看,只见阴沟底下隐隐约约呈现着一所庄廓,院里窗户有灯火放射着幽幽的亮光。看那情形,分明便是一户人家。贺根斗一见大喜,连忙掮起自行车下了沟坡,直往那人家院落奔去。山中的住户也不是什么高墙大院,那张大字报一般人家弄些柴草乱石,那张大字报垒个三五尺高,竟算做是院墙了。所以贺根斗也不用敲门,只可着嗓子往里喊叫。片刻工夫,屋门嘎吱一声打开,走出一个老妪。那老妪走了过来,探过墙头问墙外人:"谁氏?深更半夜立在外面号叫?"贺根斗叫道:"老婶婶,是我,家住在山底下,我姓贺名根斗,鄢崮村大队的主任!我迷了路,整走了一日了!"老妪冷言说道:"迷路?哼,你也不是第一个了,想歇在我屋的过路客人无一不说是迷了路。我竟想不通这世上的人是咋弄的,长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都说认不得路了!"贺根斗看那老妪没有收留他的意思,连忙苦苦央求,道:"老婶婶,我实在是走得乏得不成了,撑不住了,求你,求你老人家发善心,让我今黑在你屋里借宿上一夜,老婶婶,你可怜可怜……"院墙外,贺根斗一面央求一面端起袖子擦汗。老妪大概看成是贺根斗在可怜地哭泣,这才道:"进来吧!"说着开了柴门,放贺根斗进去。老妪引着贺根斗走到一面窑洞的门外,我问说:我问"里头久不住人了,你凑合歇一夜吧。"贺根斗谢了一声,推开窑门欲进。这时,只觉得一股阴煞之气扑面而来。但此时贺根斗自知没他挑拣的余地,只放胆一步跨了进去。老妪后面道:"甭急,我叫媳妇桂芝给你端盏灯来。"贺根斗只得立住,老妪又道:"恐怕你还没吃过晚饭吧?"这一语贺根斗是正中下怀,连忙应道:"老婶婶你说得太对了,不是你好心问我,我还不好意思提呢!我甭说晚饭,连午饭都还没吃!以你现有的吃货,随啥都成,看的给上些!"老妪道:"我们也没吃呢,你稍等一会儿,饭熟了我叫桂芝给你送一碗来。"老妪说罢走了。

  

贺根斗探头往窑里看。这窑洞黑咕隆咚像是地窖,于是你写又像死人的墓穴。不过这后一条贺根斗不敢去想它,于是你写只推说山里人住宿不像山外的人那么讲究,能遮遮风挡挡雨便不错了。正在犹疑,却见一盏灯火由身后过来。端灯的是个二十八九的少妇,那张大字报笑盈盈地从他身边走过。贺根斗看她的身材,那张大字报觉得她竟有些像村子里马烂孩的媳妇奚巧云。不过,脸盘儿又比奚巧云要漂亮出去许多。她进到窑里,炕头放下灯盏,冲他默然一笑,又飘似的走了。就凭着她这一笑,竟将贺根斗一日的劳累冲洗得一干二净。

  

贺根斗回头看了看炕面,我问觉得也算合意。一床花红缎被整整齐齐地放着,我问不像是久不住人的模样。贺根斗正欲上炕,却听得有哗啦哗啦的声音从隔壁的窑洞里传来。此声音在贺根斗耳朵里,竟比那戏台上的曲子还要动听。毕竟是多年没听过这种美妙无比的声音了。冲着这声音贺根斗出了窑门,摸索到隔壁的窗口往里一看,好家伙,通红的灯火下面,一班山人围着一张牌桌正在酣战。再一细看,朝窗口一面坐着一位豁嘴獠牙、七十开外的老者。那老者抬手起足十分怠慢,俨然是其中的大拿(把式)。看着看着,贺根斗心下骤然一惊,不觉叫道:"哎呀,好你个老贼,我贺根斗找你找了这么多年,不想你竟躲在这里!"

于是你写《骚土》第七十九章 (2)那张大字报散文集《闲情》。)远道

“青青河边草,我问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于是你写夙昔梦见之”

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晨一父亲十月三日的来书,那张大字报我问当做最近的消息。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