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看透了。 看透回到学校继续学习

时间:2019-09-26 06:15来源:红杞蒸鸡网 作者:黄大仙区

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  1868年 37岁 男Q省某地核试验某研究室主任

我在农村改造一阶段后,看透回到学校继续学习。我是学植物专业的,看透学校有位教师过去在 美国搞除草剂,就是不用人工锄草拔草,对我影响很大,因为我生在农村,深知祖祖辈辈在 农田那种原始的劳动方式的艰辛。我决心要在中国搞除草剂,推广化学除草,把农民从田地 里解放出来。可是中国的生态、土壤、气候、杂草的种类分布与外国不同,必须花费很大心 血做调查和科研,甚至用一生来干。这目标在我心里牢牢地确定了。我在山上被困了整整十天。第十一天,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云彩开了,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见到蓝天,我赶紧下山。如果不赶紧 走,再来场大雨就够呛了。我身上没剩多少钱,必需赶紧走。等我到了山下边,天竟全晴 了。我就到泰安车站买了票;车是下午三点的。随便吃点东西,在车站外找个太阳地歇歇。 连日下雨候车室里又阴又潮,呆不住。我找到一面大墙的墙跟,搬块石头坐下来,太阳一晒 挺舒服。旁边还蹲着几个等车的人,有的拿棉大衣一裹打盹,有的打扑克。不知都是等哪趟 车的。还有个卖烟的老头摆个小摊,挺静。春天倒是干净,没有苍蝇跟你捣乱。抬眼瞧,正 对着泰山,起起伏伏,挺有气势,好像大地掀起的波浪。闲着也没事,我才要支起板子画一 画。只觉得一个人朝我走来。

  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看透了。

我在这儿改造完了,看透临走时主任对我说,看透我看你还真不像个大城市的伢子是吧,你心直 口快,不行啊这个,到哪恶帐的话别说,叫人硌硬的话别说,犯忌的话别说。这是这一段。我在整个念悼词的过程中,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四周安静极了,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安静得听得见每一个轻微的抽泣,抑制不住 的呜咽。我自己却没有哭,真的,我听见自己异常清晰的口齿,把每一个字送到灵堂又宽又 大的空间里。我甚至听得见自己转换句子时换气的呼吸声。我感觉好像身在天堂里,在神灵 光辉的照耀下,对着爸爸讲这番话的。我感到他巨大、温暖和宽厚的存在。并感到他真的原 谅了我!一切恢复如初!这一刹那,我仿佛被自己净化了,被大彻大悟,被永不背叛的真 诚,被全心倾心的爱,把自己从无边的苦海里拯救出来,向上飞腾,飞进一片光明透彻、一 尘不染的天空中……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这样轻松、自由和舒服呀!我丈夫关进去以后,看透先是在拘留所,看透我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他性子直,再顶撞了谁,怕 公判大会给他重判,绘他发配到远处去。他要就在市里坐牢,我不还能常见到他吗?最起码 一个月不还能见一面吗?能看看也是一种相互的安慰吧,当时想。就怕把他弄到什么青海西 藏的,那我可真受不了啦。那会儿啊,这些犯罪的我觉着就像演员一样,一公判一个区就几 十个哪,每次都是,真像演员赶场哪,从这个体育场赶到那个电影院,再赶到什么学校工厂 的,来回的赶。开大会,押上来,念罪状,再念判决。到一个地方来一次。公判也是为了吓 唬人啊,镇压他们,也吓唬我们这样胆小的,老实的。

  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看透了。

我丈夫老刘是机械工程师。从北洋大学机械系毕业后始终做技术工作,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可是他出身也不 好,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他父亲是北洋海军总长刘冠雄,旧官僚,这就注定我们是挨整重点。我丈夫是六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死的。死在63号里。我从来没去过63号,看透后来知道那里 的厉害了,看透好几个工程师都死在里边。但你要认识老钱——我丈夫,就知道他不是招灾惹祸 那种人;他在这个厂里干了二十年的供应管理,连家里用个螺丝钉也不从厂子里拿。为什么 非叫他死不可?而且是活活把他吊打死的?

  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看透了。

我丈夫一走,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连着抄了六次家,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把我们刚结婚时别人送的礼物,被子啦,毛毯啦,还有 衣服料子什么的,全抄了;抄到后来,家里只剩下光床板了,全光光的了,嘛也没有了。他 们还把抄去的东西办什么展览会。抄家抄到后来几次,我人都麻木了,就这些东西随你们抄 吧,都跟我无关了。我对他们也恨不起来,他们出身好,为保卫红色政权连命也不要了。让 他们去表现吧,去革命吧。我觉得庆幸的只是丈夫绘我留下了一个珍贵的礼物,就是我们后 来的孩子小冬。我们孩子生出来时,奶奶说,他爹叫柱子,柱子底下要有石头,就叫他石头 吧,叫石;正好搞专案的人姓石,他贴大字报,说给孩子取名为石,是记着专案那段事,记 着姓石的人的仇,这个名字叫不了了。后来说叫东东,又不让,说你是记着“东方红×× 厂”,不行,还得改。我烦了,也犟起来。后来人说改就改吧,孩子的名字就是个记号,干 嘛让他们没完没了呢?也省得他们找麻烦了。我就说叫冬冬吧,冬天生的,才行。那时候你 干什么他们也找你麻烦。反正怎么也不对,都能找到错。我会理理发,会裁衣服,因为没 钱,全用手给孩子做衣服,跟我一块干活儿的同志就说让我帮着做,做不好看不高兴,做好 了是奇装异服,还批判我。我给理发也是这样,剪不好看说你不卖力气,剪好了又批判我, “修”了。我用我丈夫原先的饭盒儿,上面有他名字的,都说我划不清界限。那时家里东西 全抄走了,连暖壶都抄走了,又没钱买新的,这些旧饭盒能扔了不用吗?

看透我找到一种适合我的生活方式:在单位积极工作争取领导表扬+尽可能普通平常的衣装+ 谨言慎行=安全系数。现在有人说,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我是最幸运的一位科学家。“文革”中没挨整,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也没中断业务。现在赶上 好时候,走运。这是从外部看我,并不理解我的内心。七九年我国科学回到正轨,我跑到国 外一看,吓一跳,与西方发达国家差距多远!我国80%人口拴在田地里,搞农业科研的人 数少得可怜。很多地区还是靠天、靠经验、靠原始的生产方式种田。而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人 口只占8%到5%,剩下的人去搞科研技术,搞艺术,受教育。从我的专业眼光看,我国现 在耕地是十六亿亩,算上有些地区一年两产,差不多二十一亿亩。一年锄三次草,需要三个 人工,全国每年人工锄草需要六十亿人工,每个工按五块钱算,就是一百八十亿元。这是多 大一笔财富,这笔巨大财富的浪费难道不压在我们科研人员心上?

乡下女人心实,看透把这话揣在肚子里,看透就四处找开了。这时,“文革”已经开始了,县城 的小书店里除去毛主席着作,别的书全没有;图书馆也封闭了。她找到图书馆员,求他。图 书馆员哪有胆量去揭封条,散布封资修呀。他是县城看书最多的人,可他也没读过这么一个 故事。这女人就到处去找书,找不到书就拾印字的纸,从纸上找。她不识字,拾到纸便请亲 友或小学生绘她念,听听有没有那故事。有时拾一块当时印的“文革”小报,也拿去请人 看。她一个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妇女,没文化,哪知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书,文字里究竟都是些 什么。当人念到什么科技的、政治的、文化的那些古怪难懂的话,她一动不动站在一边傻 听,傻等,等那故事的出现。有人看烦了,草草扫一眼,就说:“没有了。”她也信,再去 找。有人劝她:“你靠拣纸,哪能拣到那故事,你又不认字,天底下那么多带字的纸,你哪 能都拾来?”可谁也说不动这女人,她依然天烫提个破篮子在街上拾。只要发现一块带宇的 纸,就如获至宝。别人手里有张带字的纸,求不到手,也要请人念给她纸上写着的是什么, 人家要是不肯,她就跪下来求人念给她。甚至连在茅房发现一张有字的纸也拣出来,涮干净 叫人看。天烫拾,天烫求人念,天烫找不着。天烫早上的希望在晚间破灭,但她从不灰心。 她坚信那故事不是她爷们儿编的,坚信早晚一天能找到这个故事。这么久了,自然有点疯疯 癫癫。想为国家干点事,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大概是每个中国知识分子的愿望,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但因干事而遭难,便是中国知识分 子都感受到的不幸。可是,背着这痛苦,仍然想干事,到底是不是我们的优点呢?现在有人 说这是我们的最宝贵之处,也有人说是我们的最可悲之处。哪个说法更对?我把这个问题留 给你,你是作家,大概能作出正确的回答。

想想他们,看透我们这代青年真有值得歌颂的地方。这可不是小说,看透全是事实,身边的事 实。我亲眼见的。有的作家说什么“荒原作证”、“白粹树林作证”,不用,用不着,我就 可以作证。小时候,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一次,如今我被别人颠倒我算我看嫂子很辛苦,给她挑水。那时我多高?水桶上不是一个钩儿、两个 环儿吗?我挑起来,水桶底将将就就不蹭地面。两桶水压得我膀子生疼,走起来趔趑趄趄; 我必须穿过邻人家的堂屋才能到我嫂子房前。我摇摇晃晃走过那家时,他们大人就上来说: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